星期一, 2017 年 12 月 11 日

恐怖小说《鬼吹灯(盗墓者的经历)》第四十章

鬼吹灯

中国,NNC - 胖子没听明白,问道:“什么不是人?什么不是人?不是人,难道还是妖怪不成?”

我说:“不是那意思,我这不就是这么一说吗,咱们这些人在一起快一个月了,朝夕相处,谁是什么人还不了解吗。这小孩先知净扯蛋,古代人愚昧落后,咱们什么没见过,这些鬼画符般的图形还能当真事看?”

我嘴上这么说,心里可没这么想,这时候我得多长个心眼儿,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根本无法预料,这位先知古老的预言究竟是不是应对在我们几个人身上,他娘的,那只有老天爷知道。想到此处,摸了一只黑驴蹄子在手,预防万一。

我又问Shirley杨:“你有没有瞧错?上面原本画了五个人形,这年代久了也许剥落了一部分,只剩下四个人,有没有这种可能?”

Shirley杨指着石匣上的雕刻让我们看:“这石匣保存的还算完好,没有剥落的痕迹,这明明是四个人,你们看,这代表人的符号十分简单,上边一个圆圈就是脑袋,几条细线便是身体四肢,这不刚好是四个人吗。”

我仔细看了看,确实如Shirley杨所说,她又让我看石匣上刻着的前几副图形,这些图案十分简单,连我都能一目了然,第一副图是一个小孩用手指着天空,地上有不少人在四处躲避,那些躲避的人大概是些普通老百姓之类的。

第二副、第三副图分别刻着一股龙卷风,把房屋吹倒了不少,先前躲避起来的人们,都安全的躲过了天灾,他们围在小孩身前膜拜,看来这小孩可以预言天灾人祸。

石匣上的第四副图,刻画着小孩站在两个成年人身边,地上跪着一个老者,这些人物的线条都简单到了极点,表现老者只不过是在代表头部的圆圈下面,廖廖数笔画了一把胡子,构图虽然简单,却更容易让人理解。

图中的两个成年人明显高出普通人一大截,而且在雕刻工艺上也十分细腻,不象刻画普通人那么草,这两个人可能就是古代传说中的先圣了,跪在地上的老者明显是他们的仆从,石室中这名老者的遗骸应该就是他了。

看来Shirley杨说的完全正确,这石匣的主人是个有预言能力的幼童,我一路看将下去,一幅幅石画,都是些显示这个小孩子预言家功绩的。

看到最后一幅的时候,脖子上真有点冒凉气了,这幅石画中,那一老一少坐在石匣子旁边,墓室内站立着四个人,这四个人的图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简单得不能再简单,是高矮胖瘦,还是男女老幼,一概看不出来,这四个人中的一个正在动手把石匣打开。

这是石匣上的最后一幅石画了,后边再也没有,这石匣子里究竟藏有什么秘密?最重要的是石匣没有任何开启过的痕迹,上面还封着牛皮漆。

我又回头看了看其余的四个人,Shirley杨正搀扶着痴痴傻笑的陈教授,叶亦心昏迷了过去,胸口一起一伏的节奏很快,没有医药给她救治,胖子坐在地上无奈的看着她摇头。

没错啊,绝对是五个人,如果这预言真的准确,那为什么我们明明有五个人,石画上却画着四个人,我脑子里在飞速的旋转,把可能出现的情况想了一遍,却半点头绪也没有。

难道五人当中真有一个不是人,而是被鬼怪恶魔所控制了,甚至象胖子所说,Shirley杨是精绝女王转世,我觉得这些都是无稽之谈,很可笑,什么投胎转世之说,我根本不信。

那么这误差是否出在这古老的预言上呢?我问Shirley杨这先知先圣是什么朝代的人?

Shirley杨说:“按《大唐西域记》中所说,古西域的先圣,应该是公元前十六世纪,在中原正是夏商时期,那是古西域的第一次文明时期,比起西域三十六国的年代,早了大约一千年。”

我算了一下,暗自吃惊,想不到这么久远啊,那就更不能把这些刻在石头匣子上的预言当真了,这上面也没有其余的预言石画了,也许先知当时糊涂了,少画了一个人,再精确的计算都难免出现误差,何况这种穿越了几千年的预言呢。

我又问Shirley杨,能不能从石匣外的石画预言中,看出来咱们打开石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吗?会不会有什么危险?

Shirley杨摇头道:“没有多余的提示了,不过咱们被困在这巴掌大小的地方中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也只有打开石匣子看上一看,先知既然预知到咱们回无意中来到这里,说不定会指点咱们如何出去。”

胖子等得焦躁,大咧咧的走过来,把我和Shirley杨推到一旁,说道:“你们两个研究了半天,什么结果也没研究出来,这么大点的一个小屁孩,能他妈预言个头啊,你们瞧我的,不就是一破匣子吗,也没上锁……对了,他不是预言说四个人中的一个伸手打开石匣吗,咱就跟他叫上这板了,老胡,过来伸把手,咱俩一起动手。”说着就要动手拉开石匣的盖子。

几乎与此同时,昏迷不醒的叶亦心,忽然抽搐了一下,双腿一蹬,一动不动了。

我们再也顾不上那石头匣子,急忙过去看她,一试脉搏,已经完全没有生命迹象了,她本来就缓有急性脱水症,一路奔波,又在扎格拉玛山的鬼洞中折腾的不轻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能坚持着活到现在,已经十分不易,只是我们没想到她偏在此时油尽灯枯,死的这么突然。

三人一时相对无言,Shirley杨搂着叶亦心的尸体,落下泪来,我叹了口气,刚想安慰她两句,却见一直疯疯颠颠,咧着嘴傻笑的陈教授从地上站了起来,走到石匣跟前,一伸手就拉开了盖子。

我们三人目瞪口呆,这一切竟然和那先知在石匣上的预言完全相同,进来的时候是五个人,有一个人突然死了,随后一个人动手打开了石匣,经常有人形容诸葛亮料事如神,神机妙算,我想孔明老先生也没这么准啊,这种预言的准确程度简直可怕。

Shirley杨怕神智不清的陈教授再惹出什么乱子,忙把他的衣袖拉住,让他坐在地上休息,他们之间的关系,就如同亲叔叔和亲侄女,这时Shirley杨见陈教授又疯又傻,心中一酸,忍不住又哭了出来。

我知道Shirley杨是个极争强好胜的人,从不在任何人面前示弱,今天当着我和胖子的面,接连两次落泪,实在是伤心到了极点,今天她承受的压力确实太大了,我也不知该如何劝她,只好任凭她坐在陈教授旁边抽泣。

我和胖子俩人走到被教授打开的石匣前,看那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,这石匣的两扇柜门在正面,已经被拉开了,封口的牛皮漆也随之脱落。

只见里面又是两道小小的石门,石门上同样也贴着牛皮漆,上面还刻划着三副石画,这三副画看得我直冒冷汗,好半天也说不出话来。

胖子看了两眼,没看明白,便问我:“这画上画是什么?老胡你不会是被石头画吓着了吧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,对胖子说道:“这画上也是先知的预言……”

胖子忙问:“预言是什么内容?有没有说咱们怎么才能离开这鬼地方?”

我强行压制住内心的狂跳,低声对胖子说:“预言中说,开启第二层石匣的四个人,其中有一个是恶鬼……”


最新

死刑与人权观

是银监会开出7.22亿史上最大罚单吗?

高盛也解释"为何2018最看好A股"

印尼央行颁布有关金融科技条例

植树运动捕捉蒸汽

盯着日蚀后的女人的眼睛受损

PRNEWSWIRE

保持链接

粉丝页面
关注

专业民意

死刑与人权观

专家:老鼠试验结论不适用于人

校园应成为创新生态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