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2017 年 12 月 11 日

午夜区 : 鼠魅

鼠魅

雅加达,NNC - 大家好!你用想象力的钥匙打开了这扇门.

超越它是另一个维度。声音的维度,视觉的维度,心灵的维度。

你正在进入一个既有阴影又有物质、有思想的地方。

这就是想象的维度。这是一个区域,我们称之为午夜区。。。

西江堤畔高处有一瓶隐巷。清代道光年间,这里有一户姓周的富人。这家人三代单传,到这一代仍只生了一位少爷,取名周芸昌。

这天,少爷的奶妈在院中晾晒少爷的贴身衣物,忽然一只黄鼠狼从地边排水的管子里跑出来,奶妈吓了一跳,随手拿洗过少爷衣服的脏水泼向黄鼠狼,那畜生顿时被泼了个落汤鸡,竟然龇出尖牙,对着奶妈跳脚大骂:“你个无知妇孺!竟敢拿洗裤衩的脏水泼吾金毛黄三爷!吾要你等家中从此不得安宁!”

喊完,那黄鼠狼就缩回管道内一溜烟不见了踪影。奶妈吓得半天才回过神去叫来家里人,管家知道缘由后半信半疑,但还是喊来几个长工,把家中的排水管子搬开,却不见那黄鼠狼的踪影。

谁知第三天早上,黄鼠狼的话就应验了。奶妈给少爷端来一份肉粥和几个包子过早,少爷夹起包子咬开一口,没想到包子馅儿中探出了一截小指粗细的蚯蚓,周芸昌顿时骇得跳起来大吐,奶妈也尖叫着抱起少爷就跑出房门。

这之后,又接连发生了好几起怪异的惊吓事件,周芸昌为此变得性格怪僻,不愿见人。

直到周芸昌十一二岁时,他那位在外奔波经营生意多年的父亲周儒柏终于回家了,不仅带回几十车多年积攒的财物,还带回一对与周芸昌年纪相仿的男孩女孩来。

这男孩女孩是一对孪生兄妹,哥哥名叫刘青生,妹妹名叫刘雪素。据周儒柏描述,他俩本也是书香门第的大户人家子女。年前,他俩随家人出游黄河,夜宿河湾时遇到江洋大盗,父母和家仆都被杀害了,这对孩子因为相貌生得秀美周正,那伙大盗便打算将他俩卖到外省妓馆去做皮肉行当。于是在劫了他们家船后,继续南下。恰好周儒柏曾在码头与他们家的人打过照面,后来再在风陵渡口遇上,刘青生识得字,便咬破手指写了求救的字样偷偷传递给周儒柏。那周儒柏也是古道热肠,看信后去与盗匪几番斡旋试探,终于花了足足六百两雪花银买下刘家兄妹,之后还助他俩到当地衙门报官,官府受理后果断派出捕头皂隶前往抓拿,成功将那一伙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缉拿归案,所获的赃物也尽数归还了刘家兄妹。

这事一时在当地传为佳话。但刘家兄妹到这步田地,已经落得家破人亡,只剩两个人相依为命了。周儒柏经过慎重思虑,将两个孩子收为义子义女,在料理自家生意的同时,也帮助他俩清算好余下的家资巨细,然后一起南下回到瓶隐巷的周家来。周儒柏带刘青生和刘雪素正式拜见过正室温氏。温氏定睛看那刘雪素时,发现她着实人如其名,虽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,一年来又经历许多磨难坎坷,却依然是一副俏丽模样,穿一身素白衣裳,显得眉目楚楚、身姿亭亭,兼之说话举止有度,待人接物更显稳重大方。温氏不由得想,将这刘雪素抚养调教成人后,与自己的亲儿周芸昌配成夫妻,也算是一桩两全其美的好事。这才转忧为喜,将二人搀起身,又嘱咐管家给收拾安排专门的房间。按照周儒柏的想法,看那刘青生与周芸昌同年,为人聪慧沉稳,青生月份上小些,周芸昌作为义兄,有个同龄伙伴正是恰当不过。便让两个少年同住一院,既可诗书相伴,将来还可一同考取功名,于是就将刘青生安排在小院内的西厢房,而周芸昌住的是东厢房,两厢对门,既不相扰又接近。而刘雪素,就跟温氏一同住在内花园的女眷楼中,平日也叫她跟着温氏学习女红技艺,或者帮着持家理道。

诸事安排妥帖,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。奇的是,这段时间里,那黄鼠狼却再没制造什么骚乱,整座宅中三进院落加侧院,都是一派风平浪静,但温氏和奶妈还有家中管家下人都捏着一把汗,每日仍小心在意着。

再说回周芸昌,起初他对那位忽然进门,并且安排到身边一起生活的义兄弟刘青生并不感冒。大家住进一个院子,低头不见抬头见,刘青生每回都主动热情地向他寒暄,他都不做什么回应,整日除了对父母的晨昏定省外,照旧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。那刘青生也不急不躁,只是每日晨昏都会到东厢邀周芸昌一道出门,去前庭向父母亲请安问候,回来时常在院中摆下茶桌,头几回是请周芸昌来帮自己检查功课,或背书或抽查解读。周芸昌推托不开,勉强帮着几回,刘青生这一年多颠沛流离,有许多功课已经落下,周芸昌只得耐着性子给他一一解说,刘青生也十分聪慧好学,两人到底是年纪相近的学生,几番切磋之下,相处便生出不少趣味,逐渐周芸昌也不再抵触刘青生。周家又新请来上门的私塾先生,两人不知哪一天起就开始同出同进,吃饭睡觉都在一个书屋内。这样过了半个多月,刘青生见周芸昌时常对一些风吹草动犹如惊弓之鸟般敏感,就私下问起家中闹黄鼠狼怪魅的事,周芸昌如实告知,并担忧地说:“不知那妖怪何时还会出现。”

刘青生想了想说:“我在北方的时候,时常听大人提起黄鼠狼作祟的故事,下次若它再敢来,兴许愚弟可代为解决。”

这一日晚间,周儒柏与温氏在正房中宿歇,两人熄灯上床,盖上被子正说些家中琐碎事的闲话。周儒柏刚说到撤去供奉黄鼠狼的神桌,那畜生竟也没有报复云云,就听得屋子的房梁上有个尖细的声音笑道:“竟敢在背后说吾金毛黄三爷的坏话,看我锯断你家房梁!”

随即就听到钢锯在木头上切割,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甚至还有一些木屑扑簌簌掉落下来。

周儒柏不由得慌了神,连忙起身去床头吹火折子想点灯,然而那火光刚刚亮起,斜刺里就吹来一股寒气把那火苗“噗”地吹灭了。如此三番两次,周儒柏的心也提到嗓子眼,头顶“咯吱咯吱”的拉锯声更急,他害怕房梁真的被锯断坍塌下来,只得胡乱披一件衣服拉起温氏就跑出房门,但他出到走廊的时候,温氏却执拗地不肯出去,他回头去看,身后的温氏却发出“桀桀桀”的尖細笑声,这时他才感觉到手中牵的手毛绒绒的,随后房间黑暗中传出温氏急切的呼喊:“老爷!那妖怪就在您身后!”

 


最新

死刑与人权观

是银监会开出7.22亿史上最大罚单吗?

高盛也解释"为何2018最看好A股"

印尼央行颁布有关金融科技条例

植树运动捕捉蒸汽

盯着日蚀后的女人的眼睛受损

PRNEWSWIRE

保持链接

粉丝页面
关注

专业民意

死刑与人权观

专家:老鼠试验结论不适用于人

校园应成为创新生态系统